拍去一身小水珠

走進午后的台北美術館

這25冬的歲月,成就這擁有4000多幅作品的年輕藝術者。

今天來這作客。沾惹藝術氣息。


IMG_3443副本-2

台灣行旅的99幅畫作及漂流島嶼

導覽人員叮嚀不能太靠近畫作,

沒多理會,

儘管近身一窺,

一個不小心,啊了一聲,跌進楊三郎的台北舊街1954

終於知道導覽人員為何再三叮嚀了。

白玉!現在可好了吧~



攙起自己身體,雙手沾黏著黏稠的色彩,

全身黏滯了不少畫料,

這件新衣服看來是毀了。

好濃郁的味道,哪裡來的?

把袖子靠近鼻子一聞,喔~原來是白玉愛的油彩。

環顧四周,

楊三郎以粗獷的畫風,濺起畫料,將油彩潑灑的立體,

讓人目不暇給。擦去嘴邊的紅色油彩,

暈開的色彩越擦越大面,早知道不該擦它的。

現在倒成了刀馬旦了。

看著夕陽灑落的街道綿延似乎另有春天,

小心翼翼探著頭走進陽光餘暉裡,

轉角果然瞥見許武勇1968的迪化街3

踩著油彩前進,鞋子陷進更厚重的油彩裡。

用力拔起右腳,

一個不注意又跌了一跤,不知是地太滑或是幻覺,

滑了好遠一段,好似八仙樂園的划水道,

無暇顧及方向,

白玉有意識時,

仰頭一看,原來滑進一棟紅色的樓房騎樓下,

一旁在騎樓下聊天的路人,看了我滿身油彩噗嗤笑了出聲。

懶得跟他解釋白玉是不聽導覽人員的叮嚀才跌進來的。

身上盡是和著泥土與油彩...頭髮也不放過,這下可有的洗了~

可憐的是我的衣服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。

儘管油彩黏附了全身,

鮮豔的樓梯更吸引我的目光,

順著樓梯踩了上去,

鮮綠的木窗透進明亮的光線,

推開窗,

看見姚孟嘉以透過鏡頭展現1972年的大溪風情

人們在街道上說笑著,好不熱鬧阿~

其中一人挑著扁擔指著遠方,

順著他指引的方向,

望向前去,

陳景容1990筆下澎湖的冬天

蕭瑟的澎湖海邊,

有一份寧靜,劃過天際。

農村裡的牛車、井、平房。謹然有序。

可能是距離海太近了,

海裡有聲音,

跳入海裡,聽見海的聲音2005。

原來是陶文岳在海裡說著故事。

我聽到他說著,化身潛水者聆聽海的聲音,

綜合了心靈的、憂鬱的、喜悅的、痛苦的..

永恆的,紀錄著海的聲音。

正當思索海底聲音的奧妙時,

陶文岳矯捷的以自由式游向岸邊。

畫筆一揮,以赭色,抽離了現代的繁複,

不時留白的意念,堆砌出自然的禮讚

嘴邊嚷嚷著:『牆的厚度讓時間留下,溫潤的沈澱赭色的紅

,帶有一種溫度,自然總在平凡中放下驚奇,那不是奇蹟,

更貼近生命的禮讚。----自然的禮讚。』

當我沈溺在這一片赭紅色的禮讚時,

遠處亮起霓虹燈,

驅身一探,

原來是楊林的心痕組曲,2006,

一閃閃的亮光,刺眼的讓我不想直視,

展現著心痕有高有低,

以紅綠光芒透露心情的起伏,

英文、數字夾雜其中嘀咕著心事。


顧不得導覽人員苛責的眼光,

帶著這一身的油彩,

躡手躡腳的爬出楊林的心情時尚,

邊問自己全身油彩也算是一種時尚嗎?

我確定身體雖是沈重,

心情卻是愉悅的....

IMG_3452-1


好棒~這個跌進畫作的午后。

  IMG_3451-1

    全站熱搜

    vickyyan07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