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十公里就到折返點武嶺了,我感到胸腔就像強力泵浦一樣,強力的收縮著,生理反應自然告訴我要再多一點氧氣,冷冽的空氣,加上嘴邊的水蒸氣,高山的低氣壓,讓呼吸更顯的費力,為了避免冷風直接灌入肺部,我將領巾摀住口鼻,可是卻要更用力呼吸,佈滿水蒸氣的眼鏡,讓我更專心眼前的道路,此時最值得我信賴的就是我的雙腿了………

1.JPG  

 

關注第二屆合歡山馬拉松賽許久,但是因為有許多的不確定因素干擾讓我遲遲沒有報名,可是我卻沒忘記這一天。賽前報了五分山,貓空路跑賽,以及自己幾次在山區練跑,都是為了『享受』這美麗又充滿挑戰路段。

99年開始我定下一個小小拼圖夢,就是在台灣各處漂亮的地方留下跑步的足跡,那怕只有兩公里,那怕需要耗費十年,那怕……反正我沒有時間限制。

我很明白自己的條件,能力。所以我想用自己最喜歡的方式去實踐它,沒有壓力的,甚至家人都可以開心的支持我從事這項活動。力求維持在某種水準上,剩下來的『幾分幾秒』早就被我踢的『遠遠的』。

跑步時腿毛在空氣中劃過的感覺我稱之為『跑步的自由』,這種感覺在夏天的時候就會大大折扣。前一天晚上抵達觀雲山莊,一到房間我馬上換上短褲,在山莊裡自由閒晃,『哇!阿圖上個禮拜在山莊辦了結婚趴!』,阿圖是觀雲的莊主家住花蓮,我認識他有13年了,他已步入中年,算是晚婚,但是他的熱情13年不變。

晚上溫度驟降,因為我們的入駐房間溫差拉大,玻璃窗上的露水就像外面的雨滴一樣使命的流著,『明天怎麼跑??』

我計畫從山莊跑到大禹嶺直上武嶺。和從西面(清境)來的選手在武嶺碰頭,

他們單程21K坡度平均,我單程15K坡度時陡時緩,加上我要拍照。所以一樣六點出發,應該綽綽有餘。晚上喝完三合一咖啡,蓋上棉被發現怎麼越來越冷?躺了一個小時受不了還是起來換長褲,明天我『跑步的自由』看來不保,雖然帶了緊身長跑褲,但是我一直希望用不到。

早上五點半我摸黑起床,發現雨停了許久,泡了三合一咖啡,吃了一個麵包,阿圖他們五點就起來準備早餐,可是我還是來不及吃,一個人準時六點從山莊摸黑出發。

2.JPG  

3.JPG  

因為黑暗讓不確定因素增加許多,所以我分外小心的踏上每一步,畢竟在山上我怕有野生動物,讓我想起軍歌『夜色茫茫,星月無光,只有炮聲…..鑽向敵人的心臟!』,不怕不怕!我有手機,GPS錶,數位相機,CASH……

再十公里就到折返點武嶺了,我感到  胸腔就像強力泵浦一樣,強力的收縮著,生理反應自然告訴我要再多一點氧氣,冷冽的空氣,加上嘴邊的水蒸氣,高山的低氣壓,讓呼吸更顯的費力,為了避免冷風直接灌入肺部,我將領巾摀住口鼻,可是卻要更用力呼吸,佈滿水蒸氣的眼鏡,讓我更專心眼前的道路,此時最值得我信賴的就是我的雙腿了…………4.JPG

5.JPG  

  7.JPG

6.JPG  

天亮了!大禹嶺到武嶺這段的風景是我選擇從東邊上去的原因,騎單車上去武嶺應該有三次,這段路是絕對不會錯過的。當然好像大家都知道揮別昨日的陰雨,今天會是好天氣一樣,好多攝影愛好者早已駐足等待捕捉日出的那道光芒,『應該不是要拍我吧!?』我還願意免費奉送『簽名』喔!

一路上騎機車的,開車的都在為我加油,『掌聲能跑死一匹馬』通常為了回報他們的熱情鼓舞,我都會使勁多勾幾下小腿,展現美妙的跑者姿態,忽然有種『種馬』選拔的感覺,雖然我知道這對後面的體力保留絕對沒好處,可是就是有種我願意為『知我者』『鞠躬盡瘁』!我對這種自殺式的行為樂此不疲。

擺盪身體的同時,溫度再低都承受的了!可是怕的就是三千公尺上的強風,跑步的人體重都不重,被側風一吹真的有點『飄移』的感覺。

8.JPG

9.JPG

12.JPG 11.JPG 10.JPG  

一切都在掌握中,我在折返點遇到第一名跑者,我跟上去就是第二名,當我追上去路旁的工作人員大唱『你目前第二』,後來我跟他揮揮手,說我不是參加選手。

在武嶺台上請遊客幫我拍張照片,記錄抵達的畫面,我要下山了,陡升陡下,真的蠻耗雙腿的肌力的,23K時右小腿該始有緊磞的感覺,就像用針筒注入大量液體,而沒揉開的感覺,這時我感覺『訓練』到了,所以不管它,我就是要它變得更強,所以決定忽視這種即將抽筋的感覺,不久連續下坡煞車,左大腿前側肌肉也在『靠吆』了,還好都還忍的住,28K時因為坡度漸緩,雙腿的問題都不見了,此時我的內心非常『滿足滿足』,因為30K已經到來,山莊陽光普照,一個心安的感覺!

13.JPG  

29.90km,high3287m,low2353m , data from garmin forerunner 305.

全站熱搜

vickyyan07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